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经验故事  »  男朋友的温存
男朋友的温存
李文华正忙着製图的工作,忽而一抬头,只见同事郑佩妏目不转睛地注视这一方。

哼!真讨厌!..........

李文华看了一下觉得很烦,于是背过了脸。日前,在欢送会的归途中,偶然和郑佩妏发生关係后,他就一直对李文华穷追不捨。

无论到那里,他都要跟过去。他哪种咬住不放的行径,实在异乎寻常。

李文华为了上厕所而站起来。

郑佩妏也立刻站了起来,跟蹤他而来。

『别教我为难!怎幺可以在这种场所?.......』

李文华想把郑佩妏赶出去。

『不要,不要让我一个人独处....。』

郑佩妏终于也来到厕所

『我是为了小便才来到这里。』

『没关係阿!我等你。』

她紧紧拉住李文华的衣角。

『有人在旁边看,我就撒不出来了。』

李文华好不容易撒尿了。

『昨夜,你到那里去了?从十点到三点,我一直打电话给你...』

『关妳什幺事?要到那里,是我的自由阿!』

『你去喝酒了?还是和别的女人约会?』

郑佩妏说话的声音颤动,眼眶里含着泪水。

在这样的场所,让她抽抽搭搭哭出来,就难看了。

『我在家里睡觉,因为感冒觉得有点头痛,喝了鸡蛋酒后,就入睡了。』

『可是电话的铃声响了很久,你听不见吗?为什幺不起来接电话?』

『我利用消音装置把铃声消灭了。因为我响要熟睡,以便休养休养...』

『原来如此,那幺,你没有出门喽!』

她这才鬆了一口气,高高兴兴第把脸埋在李文华的胸口,用白净的纤纤玉手,从西裤上往大腿抚摸下去。

『喂!妳要干什幺?』

郑佩妏的手指,隔着裤子按那一物,不停地抚摸着。李文华握着郑佩妏的手,阻止她淫秽的动作。

『你不爱我了吗?』

她露出悲伤的神情。

『唉!你这个人,真没办法!』

李文华的肉根被巧欣的手指抚弄,渐渐的增加容量,往左衡下来的形态显露出来了。

『你看!不是变这幺大了......』

郑佩妏高兴低语着。她把西裤的拉链拉下来。李文华勃起的肉棒顺势雄纠纠地钻出来。

『刚刚收藏起来,你怎幺要这样...』

郑佩妏漠视李文华充满怨气的话语,很快地握住,一下子就衔在口中她往龟头的部份,强而有力地吸下去。

李文华单手顶住厕所的墙壁。

『万一有人来了,怎幺办?』

李文华提心弔胆,儘管如此,他的肉棒遭到郑佩妏如同真空吸力猛烈地吸引力,又硬又兴奋。

郑佩妏的舌尖舔一舔龟头的周围,把伞状的下方向桩米似的敲着。她两手抓住李文华的臀部,肉棒的根部被嘴唇的黏膜包裹而受到摩擦。

『我们必须快点回办公室,不然,会被怀疑的。』

李文华虽然很担心出事,但抵不过性兴奋的愉悦,手深入郑佩妏的头髮中,搅来搅去而呻吟。

『李文华合郑佩妏又失蹤了。』

『嘻!一定又在某处做爱吧!』

他们都在谈有关两人的闲言闲语。郑佩妏没命的爱抚肉棒,也许听不见同事们的闲话,仍不愿放弃那一物。好不容易同事们离开了厕所,李文华才鬆了一口气。

『快一点让我丢了,必须快一点回办公室!』

郑佩妏歪着具有魅力的嘴唇一笑,便说:『不行,回头再慢慢地作乐...』

她在李文华的耳边低语着,再摸一摸赤裸着的那衣物,才离开厕所。李文华认为自己已经被郑佩妏的肉体所迷住,却无法明确地表示态度,完全是自己的过错。

『但是,维持现状,终有一天会招来生败名裂!』

郑佩妏的眼神时时刻刻盯着他,使他觉得非常危险。

李文华是某建筑公司的设计工程师。因为公司主要是建筑高级公寓和大楼,所以他所绘製的图面,大半是高高级公寓的草图。

那一天,他为了要和客户见面,离开办公室,经由大马路往车站走,林巧欣也从他的后面赶来,并肩而走。李文华吓了一跳,转过头看后面。

『我为了办事,正要到西门町.....』

『我也有邮件要寄出去,所以从办公室赶来了。亲爱的,我们到那里饮茶好不好?』

『我不是说有工作,很忙吗?』

『可是快到中午休息时间了。对方也要休息时间的吗!难道不吃午餐吗?』

郑佩妏将自己的胳臂缠绕在他的胳臂。

『算了吧,在大马路上怎幺可以这样....』

甩掉郑佩妏的胳臂,他的手肘撞到他柔软的胸口。

『乾脆上旅馆好了。假如对方外出的话.......』

郑佩妏在他耳边低声说着。

(啊!我想起来了,早上在公司的厕所,他爱抚我的那一物,干的欲死欲活的........)

李文华忽然想到她嘴唇的触感。

『等一下,我去确认确认,假如对方不在......』

李文华在车站的工更电话亭,打电话给对方。

街电话的事女职员,回答说:『刚刚出去用餐了。』

李文华看了看手錶,十二点五分。现在进入旅社,大概不緻花费一小时。因为郑佩妏必须在一点前穿好衣服回到公司去。

『时间不多吗!』

『没有关係,反正有这幺好的机会。』

公司附近,车站后面有家日式的旅馆,都是供给年轻男女休息的场所。每一家可以说都是带有阴湿感,含酸,微暗,污秽的旅馆,但郑佩妏却兴高采烈的钻进去。

那是一间寝具上扑着红色缎子的日式房间。

郑佩妏一进屋,便死抱着李文华不放。郑佩妏穿的是公司的製服,胸口袋上有公司的名称的名牌。

李文华连忙把他推倒,因为时间不多,必须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干完好事。他把製服的钮扣解开,丰满得酥胸便赤裸的露出来。乳晕是世界上最美的淡红色。郑佩妏的肌肤更是美的出色。白晰透明,吹弹可破。

李文华的手抓住她的裤袜,她用低微的声音告诉他:

『我没有代替换的,不要弄破....』

郑佩妏从下方抱住他,磨着要插入。

他用手指,插入阴部确认,果然湿濡着。她的全身散发着诱人的甜蜜气味儿。李文华也脱掉白衬衫和裤子,相叠在一起了。

既然进入了旅馆,就得尽情享乐,不然,怎幺划的来呢?匆匆忙忙的作完前戏,便即刻插入。

郑佩妏,大开下肢以迎入男的那一物。说:『啊!你的那一物已经在我体内了,正在摩擦呢!...喔!喔!......』

不久,郑佩妏便陷入了半疯狂的状态。她不断地叫出尖锐声,不断地扭动身体。

举高双角扭动着白晰晰女体,和几入整中央而工进去的李文华姿势,映在墙上的大镜子上。他一边瞧枕边的錶,已是十二点四十分了。李文华开始抽送运动,他股起干劲儿抽送。

郑佩妏从旅馆到公司,至少也要十分钟。

郑佩妏发出『啊!啊!........』舒服的声音,接纳激烈律动着那一物。

『丢了,我要丢了,丢了!』

李文华的腰,由上往下抽噎似的反覆运动。

『请你说一说喜欢郑佩妏,爱郑佩妏!』

『我,喜,欢郑..佩...妏,我爱妳.....喔!.......』

李文华边抽送着,断断续续地低语。

郑佩妏听了那些话,才能感到互抱的满足感。

李文华向体内深处,像沐浴般,注入热呼呼的精液。

郑佩妏筋疲力尽了。

『喂!已经没有时间了。』

李文华捏一捏她的面颊,才睁开眼睛。她慢条斯理的穿公司的製服。一走出旅馆外面,郑佩妏已恢复活力充沛的样子。

『那幺,傍晚再见.......』

郑佩妏满面春风地像他挥挥手,往公司方向跑去了。

五点多,李文华返回办公室向主任报告,及收拾办工桌準备回家,郑佩妏也急忙地準备下班。李文华打完卡,跑下楼梯,郑佩妏的脚步声随即凑进来,紧紧依偎在他身旁。

『等一等,你为什幺那幺急.......』

她呼吸急促地说。

『现在还在公司,不要太靠近嘛!』

『你讨厌我吧?』

『不是这样。我只是提醒妳,不要在公共场所撒娇纠缠!』

李文华加快脚步,郑佩妏也小步追赶到车站。两人搭上公车,车内几的满满的,郑佩妏从斜后面将自己的四肢,紧紧地贴在他身上,又紧紧地握着他的手。

『喂!别这样子,不怕别人把你当作蕩妇吗?』

『车内这幺拥挤不堪,谁会发觉。而且若没有一点接触,我就会觉得不安。』

为了抓的更劳,还是那一物比较好。因此,郑佩妏将手绕到前面,握住那一物。

每逢车子摇晃而身体倾斜,他就使劲地握住那一物。

『喂!郑佩妏,我不是吊环阿!』

『可是我非拉着不可....』

郑佩妏的强烈慾望,喝醉酒便更厉害。有一次公司举办聚餐,从南京东路的小酒店换到小吃店时。

李文华离开座位去打电话。林巧也假装要打电话的样子,站到他的背后等待。

李文华把话筒放下。

『妳回妳的作位吧。』他用很小的声音告诉她。

『不要,我要和你相处在一块儿。』

『我不会溜走的!』

『刚才你不是和那穿红色迷你裙的小姐当众调情吗?』

『蠢东西,我只是和她跳舞而已......』

李文华非常担心,怕别人听到他们俩人的对话。郑佩妏由于酒醉而眼睛含着泪水,哀求似的说:

『拥抱我!』那眼睛充满着一种强烈的吸引力。在黑眼珠的深处,燃烧着熊熊的火焰。

『在这种场所,怎幺能干那种事.....?』

『算了吧,假如不喜欢我,咱们离别也没有关係!』

郑佩妏说着说着眼泪流出来了,李文华被她缠的发慌,终于拉着她手,往店外跑出去。

两人在三楼的小吃店喝酒。

走廊没有人影,『太平门』的标示牌,模糊浮现在眼前,郑佩妏抽抽搭搭地哭着说:

『拥抱我,拥抱我!......』

李文华推开『太平门』笨重的铁门,就和郑佩妏站在楼梯口。

南京东路的霓虹灯,在黑暗中闪烁。

『摸我的奶子!』郑佩妏把穿着的薄毛线衣,由下往上捲起,直到脖颈。胸罩也拉上去,露出粉红色的乳头直立而向上。

『再给你瞧一瞧这个........』郑佩妏连裙子也捲起来。『你不是说我的腿很修长很好看吗?』

当时,李文华确实觉得,郑佩妏那双被藏在蓝色製服包裹着的玉腿很富有魅力。谁知,本来那幺天真无邪的郑佩妏,竟会变成这样,是李文华完全意想不到的。

太平门楼梯有铁栅。虽然不会那幺危险,但动作总是会被限製。因为在高处,风自然加强,所以郑佩妏的头髮和裙子都在风中飘摇。

她的脸上都是泪水,乳房和淫部也赤露着,哭哭啼啼地说:『拥抱我!抱住我!』

『我盼望你爱我!你看!我是女人,有奶子,也有这个,样样俱全嘛!』

因为状况显的异乎寻常,李文华的情绪也高昂了起来。

李文华在郑佩妏的角下,用大拇指,把花瓣往左右分开,用嘴巴贴在他的黏膜。

他啜一啜如同蝴蝶躯干的部份,吸上红色的果实。郑佩妏分泌出来的蜜,又甜又酸,很像李子的味道。

李文华闻了女人的气味,尝了女人的味道而满足了。他起身,搂住她的躯体,吸一吸竖起的乳头。

那果实在他的舌头拨弄下,显的硬梆梆的。

『喔!』李文华把背脊一伸一缩,郑佩妏不断地发出喘吁吁的淫声。

李文华让郑佩妏的手顶住太平门,而採取低头凸出臀部的体位。这是最安全的方法。

太平门仅推一推,是动也不动的。

李文华从背后抱住她的腰,即把肉根滑进股间,利用男人的背部,摩擦阴唇二三次。把龟头尖部紧贴在阴户。

把腰往前一推,肉根就陷入女体中,龟头一下子被黏糊糊的阴唇所包裹着。

李文华把郑佩妏的臀部往自己的下腹部拉下。而把腰撞上去。他原本已有几分醉意,所以达到顶点也特别的快。

『我要丢了,好吗?』

『好,可是要在内,在我体内....』

郑佩妏每逢李文华强攻,便把屁股摇摆,穿高跟鞋的脚尖在哆嗦。推进去,女肉便伸缩。郑佩妏感动的把屁股往前后摇摆,把他的肉根紧紧地吸着而摇摆不已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中午休息时间办公室只有郑佩妏和李文华两人。这时,李文华异然对他宣告:『我怕你我两人的关係,造成许多谣言,闹的公司满城风雨,一我想,就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,不如稍微冷静一段时间,重新考虑比较好。我绝不是要和妳分手,这是为了彼此能重新检讨自己。』

郑佩妏背过脸而低头着,暗自流泪。用小指尖拭一拭滴下的眼泪,微笑着说:『好吧.....』

『你既然这样想,那我也没话说.....』

然而,郑佩妏的内心,月和脸上的表情相反,对人生绝望,认为李文华也和当年的双亲一样,只是表面好意,其实暗地里想遗气她。

『我也有很多缺点吧,对不起!』

郑佩妏沈没了一段时间,然后向她道歉,郑佩妏的表现,使李文华不免动起『过意不去』的感谢。

『不,不好的是我。』

想不到郑佩妏很顺利的答应了,李文华脸上露出安心的神色,显的很诚恳的样子。

『过去,我们有好多快乐的事,说不定我给你添了许多麻烦。你看这张书签。她拿起夹在笔记本理的一片树叶。那是他们俩人相识的初期,在至善园捡到的。

李文华和她交往期间,并非完全是讨厌的事,其实也有许多快乐的回忆。(我曾在她住所吃过她烹调过的菜.........她特别烧了我最爱吃的菜...)李文华沈醉于过去的欢乐中。

郑佩妏要求他做告别的一吻。

(告别的一吻,喔,很有意思)李文华边这幺想,边搂住郑佩妏,胳臂缠绕在对方的身上,热烈的一吻。

郑佩妏的胭脂和头髮的香味,刺激了李文华的鼻孔。

他裤里的那一物,反应了女体的接触,而扬起了脖子。

郑佩妏看準了他的性份,便用绕过对方被上的指尖,热情地抚摸他的背脊。把黏糊糊的舌头,放入他的口中缠起他的舌头。

李文华喘吁吁起来了,郑佩妏才抚摸他的大腿,摸一摸肉根。

他一动不动地,而后作推开她似的动作,郑佩妏才使劲地抱着他不放。